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叶草的天空

人们总说: 找到了四叶草 就找到了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  

2015-05-12 09:00:25|  分类: 【引用摄影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在风的伴奏下,光与影交汇成曲。

 

 

 

1、策力格日图晨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2、策力格日图晨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3、策力格日图晨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4、策力格日图晨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5、策力格日图晨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6、沙丘晨影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7、沙丘光影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8、沙丘光影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9、沙丘湖影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0、沙湖边的杨树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1、云影下的沙丘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2、云影下的沙丘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3、沙湖边的树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4、湖边小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5、湖边小景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6、策力格日图远眺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7、途经沙漠明珠——准基格德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18、途经音德日图,杨老师用手机在拍照。

【原创】夏行巴丹吉林——策力格日图 - 迁徙的鸟 - 迁徙鸟儿的牧心湿地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【小记】:策力格日图,远远看去,象一只展开翅膀的绿色蝴蝶,落在绵绵的沙山之中。这个美丽湖泊,在杨老师的行程表中标为“泽里革勒图”,而在陈老师2013年秋天的游记里记作“达布苏图”。沙漠里的湖,可能是叫法不一,也可能是蒙语翻译的差异,搞不清到底叫什么“图”。这次,当我们问起这个湖的名字时,1号车的那师傅用汉语逐字进行了说明,因此,我这里权且把它称做“策力格日图”。

        7月26日,6:00,我们来到庙海子湖边,拍了一圈,吃过早饭,约8:30上车,向策力格日图进发,约9:00来到了音德日图。来这里没有过多停留,只是想看一下“沙漠珠峰”必鲁图峰,下车后也没怎么拍照,大都用手机拍了几张。拍照的时候,杨老师的头因为刮的锃亮,在阳光下熠熠发光,陈老师蹑手蹑脚溜到杨老师的背后做起弹脑瓜嘣儿的样子,引的大家偷笑,吴老师也不由自主地上前学着做样,结果让陈老师拍了个正着,拍后陈老师还拿着手机跟杨老师说:“杨老师,小吴刚才看你的头亮亮的,想弹你,你看,有照片为证。”吴老师一下子怔在那里,说不出话来,唉~,一代枭雄,就这样被设计出卖了,引得连杨老师在内的人都哈哈大笑。拍好了笑够了,大家上车继续上路,9:30,我们2号车冲一道沙梁时,陷在了上面。孟和师傅开始用铲挖沙,这时本已经越过沙坎的1号车,绕了一大圈,把车开到了2号车的后面,用钢丝绳把车拽了出来。出发时孟和师傅就曾说过,今天要冲沙山,不象前面几天那么容易了。果然,车队继续前行时,一直朝着沙峰攀升。10:30,在接近山顶时,遇到一道又长又陡的沙坡,1号车带头向上冲去,只差那么几米,没有上去,车辆只好退回来,向下退时还发生了侧滑,看上去有侧翻的危险。下来后进行第二次冲锋,还是没上去,车上的乘客下车,步行上去,车辆退到了坡底。接着2号、3号车冲锋,也是差那么几米,乘客下来步行上坡,司机们只好也把车退到了坡底。休息了一会,1号车加大马力向坡上冲去,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车一点一点的上,最后车就在将要停下的时候,前轮越过沙坎,大家一片欢呼。后面2号车、3号车跟着连续几次冲锋,都没有上来。看到这种情况,1号车的那师傅,下去与孟和师傅和巴雅尔师傅,对两辆车轮胎的气压做了调整,最终还是由那师傅把两辆车全部开了上来。开车是要讲技术的,在沙漠里开车不但要技术过得硬,还要有足够的智慧、勇气和经验,孟和和巴雅尔师傅也是在沙漠里摸打滚爬出来的蒙古族汉子,在沙漠里吃开车这碗饭多年,也曾参加过巴丹吉林的汽车拉力赛,今天,同一台车,同一道坡,差那么一点点,总是上不去,为此我们都由衷地佩服那师傅精湛的驾驶技术和丰富的驾车经验,这也让我想起一些参加过几次自驾公路“越野”的大师兄们,上了点高海拔,走了点沙石路,就觉得本事天高,在谈到沙漠行车的时候总是说的头头是道,好象什么也不在话下,光说没用,只有试过才知道啊。如今让我再听到这样的高谈阔论,我只会淡淡一笑,不会再争论什么,就让它随着风沙一起去吧。沙漠深处没有路,只有方向,怎么走是自己的事;沙漠腹地没有救援,陷车翻车,怎么哭也是自己的事。折腾了1个小时,约11:30,车队继续行进,途中看到蓝天白云下,有一个较大的湖泊,孟和师傅说:“这就是沙漠明珠准基格德,现在的水少多喽!”感慨之情,溢于言表。11:40,车队在一个可以远眺策力格日图的沙丘上停下,大家纷纷拍照留念,团队也拍了这次旅行的唯一合影,12:00,到达策力格日图。午饭后,睡了个午觉。16:00,看到外面蓝天白云的,陈老师又开始组织出去了,外面那真叫一个烈日炎炎,热的喘不过气来,其他人都没出去,只有陈老师、吴老师、郑老师、张老师和我傻气冒泡,来到了湖边,只一会儿,张、郑两位老师被晒得打道回府,吴老师走到树荫下乘凉,留下陈老师和我折腾了1个小时,差点虚脱。回房间休息了一会,18:30正式干活,所有人马来到湖北边的沙山上,又是一通咔嚓,一直拍到20:00。晚饭后,拍星空好象成了必修课,23:00,同志们又扛着器材上工了,先是到羊圈里找了一棵枯树作前景,喂了一通蚊子后,又到沙山上,以沙纹为前景拍银河,陈老师的胶片机拍不了星河,便用手电为我们不厌其烦地来回补光,感动得我们稀里哗啦。拍完还不过瘾,又要拍星轨,找不到前景,郑老师说,下午他“埋地雷”时,看到一棵树不错,于是大家便跟着他绕过他自布的“雷区”,来到树前拍起星轨。拍完已是次日凌晨1:30,大家收拾器材回房间,最后陈老师、黄老师、朱老师和我收拾的稍慢了一些,正收拾着,陈老师对我说:“你把相机给我,你和朱老师坐在那里,就以你们俩作前景,拍一张银河。”于是便有了由陈老师导演、摄影,黄老师灯光,我和朱老师当演员,版权归我的、唯一的、没人重复的不朽之作,嘿嘿,偷着笑哩!

        策力格日图的这户牧民,40多年前,为了能过上吃饱饭的生活,走进沙漠,寻找到了这片绿洲,时光荏苒,大漠的岁月已将当年的一对年轻小伙和姑娘变成了沧桑的老人。他们历尽艰苦,相伴至今,已有四个儿子,大儿子放牧,二儿子在镇上跑运输,小儿子外出打工。只有当年因发烧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留下后遗症的三儿子,陪伴在老人的左右,听来令人唏嘘。生活是清苦的,爱是深沉的,他们脸上的皱纹和笑容,似乎在诉说着一个青春逝去而又爱情永驻的故事,这让如今那些吃饱了撑的,总把个爱字挂在嘴边,总把个愁字堆在心头,成天唧唧歪歪,就象犯了牙疼病一样的人,情何以堪?由于陈老师和郑老师,去年秋天刚来过,和老人很熟悉,我也跟着沾光,第二天早上受大妈邀请,吃了两个沙葱卷子,在我的记忆中,那是一餐少有的美味。

        7月27日,6:00,我们来到湖西边的沙山上。当第一缕霞光映入湖面的时候,我知道此行最美的时刻到来了,光线如流水,沙丘如绸缎,湖光沙影,如诗如画。写到这里,我想起了在《夏行巴丹吉林——若日图》那篇日志中,博友怡然对我一张片子的评论:“在风的伴奏下,光与影交汇成曲。”那些风绘的线条,分明是沙粒雕琢在大地上的优美旋律,那些流动的光影,分明是音符飘逸在天空中的华美乐章!
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中秋节,在这里祝朋友们中秋快乐,阖家团圆,事事如意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